QQ日志大全
打骨折

   你無法想象我對心里的家的執著程度,仿佛我過去的十八年都是飄忽不定,漫無目的的流浪,內心的惶恐不安源源不斷,有時候我看著前方,心靈好像在一瞬間被掏空,不抓住點什么我就要窒息,要死,要掉入滾燙的巖漿,要溺水身亡。

  實質上,我是有家的,然而那樣的家達不到我心里對家的標準,我沒有強大的人可以依靠,充當這一角色的人我們叫他父親,我沒有會在我放學時做好飯等我賢德淑良的母親,盡管她努力的想為我們充當父親的角色,然而,恰恰是在那樣的時候,我們角色相反,我變成了要為孩子做錯事而善后的母親,而我的母親變成了好心做了壞事的孩子,人一上了年齡就常常做起事來心有余而力不足,我的母親活了大半輩子卻不懂這個道理,終幫了倒忙,害人害己。

  至于我住了十八年的地方,你想起它的陰冷潮濕,幽暗狹窄,破舊不堪,以及夏天死蟲遍地,臭水浸滿地表的狀況你會想逃,本能地發自內心地想遠遠逃開,你不想起那樣的狀況時自己一個人在停電的屋子里,坐在濕冷的地板上,關緊門窗,讓過往的痛苦回憶如走馬燈一樣不受控制地流淌,每一幕都能能讓你擠出淚來,好像一切也沒有太糟。然后輕輕地舔舐傷口,近乎變態的無病呻吟,深入骨髓的決絕,我變態地喜歡那樣的環境,靜謐得你能在下一刻安靜孤獨地死去。滿滿的自甘墮落,傷心到谷底的氛圍正迎合了我十八年來養成的見光死的性格。在這里我的夢想化為烏有,我舉棋不定,進退維谷,踽踽獨行。

  然而我過夠了這樣自甘墮落的生活,每天早晨我醒來,迎來的不是第一縷陽光,而是那些窮兇惡極的謾罵,我還昏沉的腦袋像有刀子在抽刺。我開始了一天的旅程可我有氣無力,無心學習。我回家后找不到一處安靜的地方學習,我要的只是一個安靜的房間,一張干凈的桌子還有我清醒求知的腦袋。沒有人會給我做一頓晚餐,入骨的懶惰與嚴重的自虐傾向讓我無視叫囂著的肚子,后來胃病陪我走過好幾個年頭直到今天。胃經連著心經,我的心一抽搐胃也不受控制地抽搐,甚至,我難過得要命的時候胃也會疼。晚上睡覺時,我的枕頭會爬滿螞蟻,它們咬噬著我的皮膚。我的床邊有壁虎,它經常在我半夜驚醒的時候,張牙舞爪的貼在我頭頂的蚊帳上,舌頭張揚地卷著蚊蟲。心情好的時候或者餓到極點的時候,我會開鍋點火,燒上一餐,可是狹隘又充滿糜爛味的地方讓我想吐。在這樣的屋子里沒有廚房,只有廁所側墻外一張破桌上擺放著的爐子。我的姐妹不少,可沒有一個愿意回這樣的家,只是一個個冷漠疏遠的離開。

  寫到這,你一定理解我對理想之家的執著程度,那是要用來活命的東西,給我救贖。我乞求我媽給我一次改頭換臉,重新做人的機會,我愿為它付出所有。我要離開當下的環境,只要離開這里,到哪都好。關于的理想中的家,我只要它有一百多平方米,四個安靜的房間,一個不太寬敞的廚房和一個干凈的客廳,添些手工木質家具,又便宜又新潮就好。墻壁要是又黑又臟刷白就好,沒有液晶電視沒有洗衣機沒有電腦也都沒關系,我愿意為得到它們而努力,至于我自己的房間,得到它是我多年的夢想啊,我會像三毛一樣溫柔而耐心的對待它。它的墻壁可黑可白,黑墻我就給它掛上些白色相框,白色帽子和白色外套,我要一張木質的床,純色的棉被和木質的書櫥,不大的衣柜,一張桌子和可愛的椅子。姐姐們在外累了受了欺負都愿意回這樣子溫暖富有生機的家,如回了心靈的靜謐港灣……

  這樣一來,我才會真正變成一個正常人,不至于把十八歲的青春過成八十一歲的沉重。看到你時發自內心的笑和真誠地交談,不再渾渾噩噩如行尸走肉地忽視你,不再目無焦距沉默寡言地一個人坐著,不再看著你困苦時置身事外,不管不顧。不再如半身不殘地自虐上癮,而任一身疾病放肆侵蝕我的肉體。我會開始直視陽光,燦爛如你,熱烈如我。



500彩票网数据分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