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日志大全
打骨折

沙洲看雪

分類:QQ空間日志QQ心情日志QQ唯美日志

  沙洲漂在江心,江漂在碎小的雪花里。

  小船蕩漾在江面上,好像一片枯葉,載著雪朵,載著寧靜,載著我,悠悠渡往沙洲。

  沙洲罩著裊裊的白色,地面彌散著似有似無的氣息,濱水的邊緣浮泛著冷光,雪霧遮掩著長江南北兩岸,靜謐的世界聽不到一絲聲響。

  柳樹的每根枝條都粘附著積雪,清婉靚麗。好似淑女穿著素潔的衣裙,神情悠雅,嫻靜地站在江邊,看流水緩慢走動,不說行程遠近,分分寸寸地溢過心田。

  雪在桃樹的枝椏上一筆一畫地描繪著圖影,正面是強烈的亮白,背面是深重的黝黑,色調分明,曲折交錯。當初那些嬌柔的脂粉情韻早就在空氣中消失,清寒里再沒有讓人憐惜的芳容,看不到往日那些來自風塵的男女,一層淺淡的意念稍不留神就被碰得粉碎。

  松柏披著銀裝,好像挺拔的少年,舉重若輕,不向寒雪退讓半步。雪粒在蒼翠的綠蔭上輕輕跳躍,仿佛要翻過黃山的云海,飄向西湖的碧波,那情勢似要把天地倒轉過來。松柏好像什么也不在意,只當是在欣賞一幅印象派的畫,乜睨著身邊的沙蔥,冬冷的壓迫似在,又不存在。

  雪一片片地落下,洲頭站立著一叢默默的蘆葦,不卑不亢地抬著頭,每一枝蘆花都像不倒的旗幟,葉片的上方積存著寒徹的瓷白,下方閃著金光,不沾一粒塵埃,顯得高貴又圣潔。凝神一想,春風仿佛已經離得不遠,好像能聞到柔潤的清香。雪色似乎與天候無關,只是一堂歲月的布景,人生何必要拘泥一時一事,只要思想敞朗,處處都有好心情。

  沙洲漸漸縮小,長江舒然浩大,雪占據了眼前的一切,包括微風。輕型的雪花妙曼旋舞,一朵一朵地墜入江面,好像詩詞的韻腳溶化在紙上。有一只無名水鳥在遠遠的江流中簸蕩游弋,就像鷓鴣徜徉在萬畝梨花之中,時隱時現,看不清它此刻的真實樣貌,好似曚昽的幻覺。江流一路無語,水影涓涓起伏,清靈之中兀然一聲啼鳴掏空了我的心,傳來隔世的召喚,令人不能自己,引發了靈魂的痙攣。

  突然之間現出一種異象,沙洲翩翩漂離了我,從江心徐徐騰挪上升,游揚成水上的云,穿越時空,穿越人間煙火,也不知世上有飛機、汽車、高鐵、網絡、手機……除了天上和地下的雪,這里與外界毫無牽連,只有心寧氣爽。當然,這里有神,神賜給我特有的平靜,現狀只不過是一種意蘊。透過悠遠的長江,透過秀婉的沙洲,透過一片片飛雪,再重新看柳,看桃,看松柏,看沙蔥,看蘆葦,再靜靜地打望未來,感到這冥冥中的處所說其有即有,說其無亦無,逸韻風懷都是境界。

  情脈脈,雪落沙洲,疏疏密密,六片晶亮的朵瓣就像輕盈的羽翼,低矮的天悄無訊息。長江越來越軟潤,波痕好似盤纏在胸中的花紋,瀠繞成一首詩:

  心種進了雪里的沙洲

  也許,從此就被隔開在世外

  相望靈魂重新發芽,守候開花結果

  如果一定要進行某種選擇

  這里只有白,只有靜,都來自雪

  如飄落的未知,既是一個章節,也是全篇

  驀然轉身時,又一次地看柳,看桃,看松柏,看沙蔥,看蘆葦……已與雪花不分,時光把紛紜收進了懷中,僅留下一種色彩。此刻,沙洲不動,落雪也不動,面對干干凈凈的美找不到可表述的詞句,無語成了深情的贊頌。有許多嫩芽在我心里萌生,我喜愛它們就像喜愛感奮的自己。世界潔白,沙洲潔白,感覺潔白,我也一樣地潔白。

  江岸的曲線已被彌蒙整體侵蝕,城市的樓群,村野的輪轂,全都隱匿。只有江水掠過腳尖徐徐地向東蔓延,潾潾的白光如銀鷗飄移在天地臨界線上,閃閃滅滅,間或貼著江面飛行,輕捷的姿勢猶如心緒的長發,節拍舒緩,旋律寬廣,在骨髓里抽絲織錦,織出三月煙斗狀的小雨,織出金秋的遍地收獲,織出時下的清幽,織出淚水溫暖的感覺。

  我輕移著腳步,撞響了被雪包圍的青草,這是雪里的沙洲發出的唯一清音,來自草尖,草尖好像時節的指針。雪花扶搖而下,散落在青草四周,護衛著令人心跳的綠,護衛著獨具的強大,護衛著所有超越冬季的存在之物,如同護衛生靈的輕輕鼻息。光芒微微翕動,悠雅,安閑,寧馨。好像是一種意識,滋養著沙洲點點滴滴的希望,桃柳將用他日的明媚搭起畫廊。

  長江默默,沙洲默默,飛雪默默。

  我重返小船時,小船覆蓋著雪,成了一個抽象的形狀,好似沙洲與江水的雕塑,或夢里的白蝴蝶,它屬于莊周。

  小船行至江中,槳櫓輕輕地搖蕩,飛雪不留意,長江也不留意,柳宗元仿佛坐在船頭吟詩,可惜不見垂釣的蓑衣箬笠翁,雪花潔白,長江潔白,我的心潔白。

  回望時,沙洲不在。



500彩票网数据分析